欢迎进入浙江依客思电气有限公司!
新闻中心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深沉的希望在孕育

深沉的希望在孕育

 发布时间:2019-04-08 点击量:816

我在bai度上看到这篇文章,泪水顺着脸颊留下来。心中感慨万千!尤其是里面这样的一句话:我的孩子不想走。5.12日是一个让我们全中国都应该记住的日子。所以,我转发了这篇文章,祭奠在汶川地震 去的同胞,感激为汶川地震做出贡献的军人们,还有祝福在汶川生还的朋友们,祝福你们,希望,加油。


512汶川地震七周年 深沉的希望在孕育


来源:宝安日报

又一年“5·12”,这三个数字,提醒着人们这个日子的特别。青川、北川、汶川——是汶川特 重灾之地。时隔七年,还有他们的音信吗?那边的人们过得怎么样了?今天,让我们一起来看看。
宝安教师秦丽丽讲述:
宝安与 学子仍保持书信往来
汶川地震已迎来7周年,昨日谈及聚源学子在深的一颦一笑、一举一动,清华实验学校心理教师秦丽丽的声音不禁有些哽咽。
2008年“5·12”汶川地震中,聚源中学死伤惨烈,全校有279名师生死难,10人失踪。应桃源居集团和清华实验学校之邀,19天后的下午1时40分,该校20位幸存学生走进清华实验学校。
秦丽丽说,见面之初,这批孩子安安静静,很有礼貌,参加活动时也很配合,“但是我们可以看出,他们心中的伤痛还是未能抹去,对震灾隐忍不语。熟悉之后,有的学生才掏出 打开 的照片分享惨痛的一幕幕,有的学生则介绍了自己被困10多个小时后被救出的难忘经历。”
2008年6月1日在大梅沙游玩时,聚源学子整个下午都玩得很开心,夜幕降临时,大家神情变得凝重,默默地在沙滩上呈“心”形摆好蜡烛和白玫瑰,有的拿出初三毕业同学留言纪念册,还有的抱着遇难同学的遗像,眼噙泪水再次告别!


其间,一位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40余岁的女教师,面朝着大海,神色凝重。看在眼里的秦丽丽建议她找个玻璃瓶,将想对孩子说的话写在纸上然后装入瓶中,密封并投入海中。结果,海浪一次又一次地将玻璃瓶打回来。“我的孩子不想走!”说完这句话,这位女教师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。后来,秦丽丽建议她将这个有着特殊意义的玻璃瓶深深埋进沙粒中,“让从未看过大海的孩子,天天看到海。”
“集体遥寄哀思和女教师送别孩子这两个细节,让我迄今难以忘怀。”秦丽丽说,除此之外,还有大家在莲花山上邓小平雕像下“今后,我们不会再哭,四川也不会再哭,我们一定要用双手,在废墟上重新建起美好的家园”的誓言以及逐渐绽放的笑脸。
昨日,记者还了解到,清华实验学校初三学生与这些聚源学子一对一结成帮扶对子,多年保持着和书信往来,结下深情厚谊。

宝安义工陈兴增讲述:
“只捐了十块,也尽了一份意”
2008年,宝安义工陈兴增还在河北老家附近的一个小煤窑当工人,那时候他的工资很少,一个月才100多块。汶川***消息传来,唤起了大家对唐山***的集体回忆,大家纷纷捐款。在捐款箱前,大家排起了一条长队,为**人民捐出一份心意。陈兴增当时也拿出了十块钱放进捐款箱,虽然钱并不多,但是他也要为**群众尽一份力。“当时捐款只是跟随大流,虽然只捐了十块,但也是尽了一份心意。zui重要的是那一种遭遇,我很理解,也很心疼。”陈兴增说。本报记者陈影
汶川地震受灾人物七周年特写:
平静中孕育着希望
2008年汶川特***中遭受重创的北川县城异地重建,当初的菜籽地变成如今的新县城,这里的底色已回归平静安宁。
在北川残疾人康复服务中心,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赵义琼的身上,她安静地绣着羌绣,一团团红艳艳的羊角花盛开在绣面上。45岁的赵义琼因地震双下肢残疾,在康复过程中,她接受了康复服务中心为残疾人量身定做的羌绣技能培训,加上她悟性好,现在月收入能有两千多元。“对我这个岁数又身有残疾的人来说,这个收入有些意外。”赵义琼笑着说。
杨彬因为地震时被埋时间长,下身完全失去知觉,zui终只能高位截肢。他因为被救后*句话说“要喝冰镇可乐”被人们所熟知,现在杨彬的“可乐男孩汽车美容馆”在北川也颇有名气。2011年,杨彬从职高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,萌发了回乡创业的念头。资金缺乏、没有经验的杨彬并不怕困难,他慢慢学着熟悉轮椅操作,练习独立出行,了解汽车美容行业,还找来学生时代的朋友一起加入。2012年春天,“可乐男孩汽车美容馆”开业。现在杨彬经营的汽车美容馆已有三个店面,12名员工。
杨彬不仅解决了个人生活问题,也造福于身边人,而有人希望能激励更多的人。代国宏就是其中之一,刚刚度过25岁生日的他被称作“无腿蛙王”,他还是*九届残运会暨第六届特奥会的火炬手候选人。


汶川地震中,身为北川中学高二学生的代国宏在病床上昏迷了两个月,醒来后发现双腿已被高位截肢。2009年3月代国宏被四川省残联挑中练习游泳,同年12月他正式进入四川省残疾人游泳队,在2010年4月举行的全国残疾人游泳锦标赛上夺得100米蛙泳,两个月后又在日常训练中轻松打破该项目的全国纪录。这两天代国宏正在德阳集训,许多人都期盼他能在比赛中取得佳绩,可代国宏告诉记者他并不非常注重奖牌本身。他把获得的*枚献给了北川中学,他说:“我的成绩背后凝聚了太多人的爱心,只希望将这种正能量传递下去。”
在谈起那段日子时,北川人总是慢慢、平静地讲述着,仿佛那只是一场噩梦。44岁的刘晓容回忆起在地震中逝去的孩子:“他比较内向,成绩很好,一心想去读军校。”4岁的李熠抱着汽车玩具在妈妈身旁活蹦乱跳,“自从有了他,这个家又有了欢声笑语。”刘晓容说,对孩子未来其实没有很具体的期望和要求,只希望他健康成长。
地震前,北川曾是一个风景秀美的地方,百姓生活静谧惬意。如今行走在北川新县城街头,依然是平静安宁,更深沉的希望正在孕育。